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深刻影响人类发展的动物,专家:假如没有它,全球历史都将改写_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24 11:31 点击数:

引言

“马到成功”一词,出自元代张国宾《薛仁贵》楔子:“凭着您孩儿学成武艺,智勇双全,若在两阵之间,怕不马到成功。”一般用于对别人的美好祝福。

马作为被人类驯化的动物之一,在人类的社会生活、生产乃至战争中,都有着极重要的地位。马在人类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交通运输的重要承载体。除了日常生活中的运输作用,马匹还主要也为作战和贸易提供畜力。可以说马在推动群体融合、促进文化和技术交流上有着重要贡献。在一些地区,被驯化后的家马还能为人们提供食物,例如马奶马肉,以支撑人们生活的基本需求。专家表示,假如没有这匹小小马儿,恐怕全球历史都将改写。

▲野马照片

01

与狗相似,逐渐出现在人类日常生活中并且大量使用的家马,是由野马驯化而成。纵观历史,关于驯服野马的最早记录,出现于哈萨克斯坦的约5500年前的柏台遗址。在这个遗址里,人们发现了马骨以及用马骨做成的工具,在部分器物的残片上还被证明有马奶脂肪酸。将马骨加工为工具,将马奶作为食物,都说明了当时柏台人已经驯服野马,将之作为家马使用了。

而在中国境内,发现的最早驯化家马的历史证据,出自于距今约4000年的甘肃省永靖的大河庄遗址。此后,在距今约2500年的玉门火烧沟遗址及秦魏家齐家文化墓地中,也曾经发现过马骨。根据这两处遗址的存在时间可以推断,家马很可能是从中亚传入中国,而甘肃的青海地区是必经之地。

▲商朝晚期都城遗址

位于黄河中下游曾经发现过一些商代早期遗址,例如位于河南偃师商城遗址,小双桥遗址等,没有任何马骨被发现于这些遗址中。位于河南安阳的晚商都城遗址中却意外发现了马骨。在其西北方向,还发掘出了100多个马坑,应该是陪葬所用,最多的有30多匹,最少的只有一匹。

02

同样属于商代晚期的山西西安老牛坡遗址以及山东省滕州前掌大遗址,也有车马坑以及单独埋葬的马匹被发现。这些考古发现中发现并出土的马骨,为学者们进一步了解中国马匹的起源和传播提供了大量研究资料。动物考古学家通过对这些遗骨的测量和观察,分析DNA和同位素,可以进一步得到深入的研究结果。考古学家们得出的结论是:这些确实是家马的马骨,并且他们还揭示了多种家马的利用方式。

▲西安老牛坡遗址的商代马坑

在中东地区,考古学家通过研究最早发现家马驯化遗址后发现,彼时的家马不但作为交通和运输工具,还为当时的人们提供马奶。马匹为人乘骑的证据,在我国新疆地区的公元前五世纪左右的石人子遗址中同样有所发现。在这个遗址中被发现的马骨脊椎部位都有病变,可以推断这种现象是由于人类的骑乘行为所致。而在这个遗址附近出土的一些由皮革、鹿毛、毡垫等物制成的马鞍,则是更加有力的证据,说明早在战国时期及西汉时期,马匹在这一地区就已经是重要的日常使役动物。

在我国古代,战马和战车最重要的军事力量,四马拉一车在古时被称作“一乘”,所以会有“千乘之国”、“万乘之君”之类的词句来形容实力强大的国家,例如郑国就曾经被称为“千乘之国”。每个国家所拥有的马匹数量更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据《周礼?夏官》记载:“马八尺以上为龙”,马可以与龙这样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具地位的动物联系在一起,可见马在实际功用价值之外,还被赋予了丰富的精神内涵。

▲古代战马画像

所以马匹也成为了作为跟金银珠宝一样重要的陪葬物品。并且由于封建王朝严格的等级制度,马匹的随葬规模也和墓主人的身份地位息息相关。例如在殷墟西北岗发现的马坑,就有数百具马匹随葬。

03

由于马本身集功能性和象征性为一体,所以在文化和经济的发展上都至关重要,正因如此,古代社会对马匹的驯养高度重视。根据史料记载,秦国人的祖先本是游牧部落,世代以养马为生,在秦穆公时期的《相马经》中便有不少相关记载。在这本书中,伯乐按照品种毛色和体型区分马的品类,并对马的各个身体部位描述和总结,提出了判断良马的办法。此后,养马及相马的书本典籍在每个朝代都相继诞生。

▲秦始皇陵中的战马

除了历史典籍,考古遗址也可以为了解古代马匹使用情况提供实际证据。考古学家曾经在秦始皇陵东侧,发现一组埋有大量木质战车和陶制马匹的陪葬坑。仔细研究这些陶制品后,考古专家借此可以推断出,阉割后的公马由于性情温顺常被用于拉车,但是也同样由于这个原因不适合作为战马使用。

结语

在人类发展史上,驯化家禽家畜是人类进步的必经之途。家马的出现以及使用,极大程度提升了人类的运输能力和战斗能力。马和犬类动物一样,都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和助手,陪伴着人们一路行来,在见证历史的同时,也是历史的缔造者。

关闭窗口